Yi's Words
Hi, I'm Yi.
Tuesday 11 July 2017

音乐有高下之分吗?

音乐有高下之分吗?

如果你从消费者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那就没有。音乐不过是各取所需的东西,每个人爱听什么就去听什么,不爱听什么就不去听什么,分出品味高下没有意义。

如果你从创造者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那就当然有。假如你是一个音乐创作者,要作一段音乐,在创作过程中你一定会面临选择。这段音乐要作成什么样?为什么要作成这样,不作成那样?因为我觉得这样比那样好。这个「这样比那样好」就是选择,就是价值判断。

再强调「音乐没有高下之分」的人,一旦进行音乐创作,也一定会被强迫做出判断。没有价值判断就没有创造,不做出自己的选择,就什么都创造不出来。

我欣赏价值判断,我欣赏用创造者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的人。他们做出自己的选择,创造出新的东西,为这个世界带来意义。

你可以觉得汪峰的音乐比周杰伦好,或者反过来,觉得周杰伦比汪峰好。这些都是不同的价值判断,而这些都远远好过「音乐没有高下」。我不希望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没有高下、死水一潭的地方。


Saturday 01 July 2017

Quotes of Bill Evans

http://jazz-quotes.com/artist/bill-evans/

My creed for art in general is that it should enrich the soul; it should teach spirituality by showing a person a portion of himself that he would not discover otherwise… a part of yourself you never knew existed.


Thursday 29 June 2017

Vi Mode for Karabiner Elements

This was the Vi Mode on the old Karabiner. Now I've implemented it for the new Karabiner Elements. It works perfectly.

What it does:

S + H/J/K/L — Arrow Keys
S + F — Fn Key
S + F + H — Home
S + F + J — Page Down
S + F + K — Page Up
S + F + L — End

Click here to directly import the rules into Karabiner Elements app, or check the raw JSON file.

Update:

This config file has been merged into the official rules repository. Please go there to get the newest version.


Thursday 29 June 2017

The macOS Sierra is Finally Useable

Because Karabiner-Elements officially ships today.

With complex-modifications functionality.

And even with a protocol for importing modular config files from the web.

This is simply the biggest software update for macOS Sierra, ever. And it hasn’t been done by Apple. All the glory to Mr. Takayama Fumihiko.


Friday 23 June 2017

Scott Forstall Interview at Computer History Museum

https://youtu.be/5xDRdWFdsoQ?t=1h1m51s

必须看的视频。五年来 Scott Forstall 第一次接受公开采访。

一提到乔布斯的死,他脸上那个表情,我眼眶都红了。

他说起开发初代 iPhone 时,大多数开发原型机都锁在戒备森严的保密地下室里,全世界只有他和乔布斯两个人各自随身携带了一部到处走,为了在实际生活场景中更好地测试。他在 iPhone 开发过程中的地位,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全世界,只有他和乔布斯两个人,随身携带有原型机。

他讲述设计初代 iPhone 交互方式的过程时,有一个反复使用的描述:「你看到它的一瞬间,就知道它一定是对的,一定得那么做」。他对于产品的那种感觉,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他走后苹果的新交互设计,很久都没有那种感觉了。iOS 7 以来的右滑返回、Touch Bar、Force Touch、3D Touch、Apple Watch 上的 Digital Crown,哪个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听他谈论对 iPhone 界面设计的看法,他说他眼中好的设计是「易用的、平易近人的、友好的、不需要说明书的、有趣的」,很明显和当今 Jony Ive 主导的界面设计在优先级上有很大不同。
他自豪地描述初代 iPad 刚发布后,一个 2 岁小女孩第一次拿到手上,自然而然地就滑动解锁屏幕,在桌面上来回滑了几页,然后点开一个游戏玩了起来;因为他们把界做得如此易用,那些界面元素仿佛自己告诉了使用者该怎么用它们,哪怕使用者不认识字。从他眼神里我能深切感受到他对人性的爱。他是爱着每一个使用者而做出的设计。

如今 Jony Ive 的界面设计,如果交给一个 2 岁孩子,他不可能会用。解锁界面上就一行字,看不懂字就不知道要怎么解锁。如今 iOS 的界面设计不如说是「易用、平易近人、友好、不需要说明书、有趣」的反面。比起易用更追求美观,中性、疏离、充满不可发现的隐藏操作、使用起来味同嚼蜡,平淡无趣。从如今 Jony Ive 的设计中,我能感受到他对抽象设计理念的追求,但感受不到对使用者的爱。我觉得可以说,Jony Ive 做设计时想的是自己,而 Scott Forstall 做设计时想的是别人。

不管苹果今天商业上多成功,乔布斯去世后 Cook、Ive 他们多么「证明了自己」,我始终觉得今天苹果的设计,比乔布斯、Forstall 那个时代差得多得多得多。Forstall 被赶走后,心里大概也是这样不被理解的寂寞。

更新:

可能有人觉得 iOS 右滑返回就是好设计。事实上有很多用户,直到今天都不知道 iOS 有这个功能。想象一下你买一部 iPhone 送给家人,比如妈妈、爷爷,你有信心他们能完全靠自己发现这个功能吗?

如果单单只是做一个右滑返回功能放在那,这没任何问题。反正也不碍事,知道这个功能的人可以用,不知道这个功能的人可以不用。然而在如今的 iOS 中右滑返回这个手势太重要了,如果不知道这个功能,对使用体验的影响非常巨大。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功能做成用户无法发现的形式,在逻辑上显然是有问题的。

左上角的返回键点不到,那能不能把返回键移个位置放到屏幕底下来?能不能在屏幕上放个视觉提示,告诉用户可以右滑?有无数种可能性可以改进目前这个设计。

事实上苹果自己就在试图改进这个设计。iOS 11 中大量的系统自带 app 开始使用从屏幕底部弹起的卡片式设计,而不是右滑返回。